Menu

藍鰭吞拿魚的哀歌(請轉貼開去)

May 14, 2010 - 偽科學鑑證

你有沒有聽過「吞拿魚王」的豐功偉績?

2008年,香港某壽司連鎖店以折約港幣 43 萬元於日本築地魚市場的「初競」拍賣會上,投得有「日本一」之稱的藍鰭吞拿魚,該魚王重 276 公斤,由日本空運到港後,旋即成為食壇新貴,受到廣大市民的愛戴。

2009 年年頭,同一家壽司連鎖店再以近 80 萬港元投得「吞拿魚王」,由於藍鰭吞拿魚的捕獲量大減,是次 魚王較 2008 年的細一半,只有 128 公斤,價錢卻較之貴一倍,每公斤成交價逾 6000 元,食客對此仍趨之若鶩,爭相品嘗這極品拖羅,最終四分一條 運抵香港的「日本一」數小時內已告售罄。

這位「吞拿魚王」對我們來說可能只是一道 美味的日本菜餚,然而,對大自然來說,牠們卻是快從海洋消失的一員,而人類過度的捕撈活動,正是令藍鰭吞拿魚奏起哀歌的原因。

過度捕撈,藍鰭滅絕

一直以來,藍 鰭吞拿魚只是一種平平無奇的海鮮,是地中海及太平洋等海域沿海居民的日常食糧。可是,上世紀七十年代,牠們突然被日本人大力追捧,身價暴漲,致令藍鰭吞拿 魚成為食壇炙手可熱的壽司菜餚。隨着世界各地流行着奢華的飲食風尚,為滿足龐大的市場需求,漁民不斷大量捕撈藍鰭吞拿魚。藍鰭吞拿魚愈是稀有,價錢便愈 高,但亦愈接近絕種的危機,亦意味着我們日後難以捕獲這種吞拿魚供市場食用。

世界自然基金會最近發表的研究報告出,在 地中海的北方,藍鰭吞拿魚數目不斷下降,若情況持續,繁殖種群更會在 2012 年或之前消失。

在香港,藍鰭吞拿魚被視為一種名貴的食 材。然而,無知的香港人似乎並未察覺到這種魚類品種正面臨重大的威脅 — 不受監控的捕 撈活動使其漁業資源過度捕撈。漁民甚至連幼魚也不放過,令藍鰭吞拿魚走向滅絕危機。

藍鰭吞拿魚分南、北及太平洋三個品種,在 這三個品種中,南、北方藍鰭吞拿魚已被廣泛認定為「極度瀕危」物種。在過去數十年,藍鰭吞拿魚的數量大幅減少,自七十年代起,北方藍鰭吞拿魚的數目已下降超過九成,而南方藍鰭吞拿魚的數目 亦減少了八成半,亦有證據顯示,太平洋藍鰭吞拿魚亦遭過度捕撈。

目前,在國際水域上雖然有捕撈藍鰭吞拿魚 的配額制度或規管法律條例,卻未能有效地保護牠們免受絕種的威脅。在日本,大量未成熟的太平洋藍鰭吞拿魚遭當地漁民捕殺,令藍鰭吞拿魚瀕臨絕種邊緣。

國際的回應

可幸的是,國際社會開始認識到過度捕撈問題的迫切性,英國的得獎記者 Charles Clover 在 2006 年出版的作品《The End of the Line》,講 述過度捕撈如何改變世界及我們的飲食習慣。這本書其後被導演 Rupert Murray 改編成一部關於過度捕撈的電影,英國連鎖食店 Pret a Manger 更因此停售藍鰭吞拿魚三文治和壽司,並計劃日後只選用來自可 持續漁業的海鮮材料。不少國際名人亦對藍鰭吞拿魚的情况表示關注,甚至採取行動保育這個物種。

今年七月,摩納哥遞交把北方藍鰭吞拿魚列 入《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》(附件一)的提案,禁止藍鰭吞拿魚的國際貿易,以保護這海洋中的藍色巨魚免步向絕種之路,摩納哥更是世界上首個全面禁止 供應藍鰭吞拿魚的國家。其後,法國、英國、荷蘭、美國及澳地利等國家亦相繼響應摩納哥的呼籲,表態支持禁捕藍鰭吞拿魚。提案的諮詢過程已經展開,並正分發 到相關的國家,以確保各國均能對提案提出意見。此提案將於 2010 年 3 月 12 至 25 日於卡搭爾多哈舉行的締約議上進行討論。

為藍鰭留一線生機

面對藍鰭吞拿魚被過量捕撈的問題,在香港 的我們除了加強宣傳教育外,亦展開了保育行動,呼籲香港的飲食業承諾停止供應藍鰭吞拿魚,但現時只有 13 間食肆回應呼籲,承諾停止為客人供應藍鰭吞拿魚。

我們深明「民以食為天」代表着香港人對生 活質素的追求,但我們希望香港人不會盲目附和傳媒及明星熱炒的飲食潮流,而追捧一些受絕種威脅的海洋生物,以滿足愚昧的虛榮心。

沒有任何團體比消費者更有力量去阻止藍鰭 吞拿魚出現絕種的情況,這是我們亦是牠們最後的機會,只有大家一起以行動支持保育藍鰭吞拿魚,才能讓牠們生存下去。

原作者:林潔珩,世界自然基金會

來源 3phk,2009 Oc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