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 05

[podcast]http://blog.sorlo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09/04/04-e5b08fe8a6aae8a6aa.mp3[/podcast]
我有一把白身膠柄嘅遮。
買嗰陣鐘意佢白淨企理,撩撩長長,十足一個鶴立雞群嘅靚女。
可惜丫,呢種靚女偏偏唔襟睇,風吹雨打耐咗,顏色由白變黃,仲多咗墨屎一樣嘅污漬。
而且,撩長係無用嘅。
點夠縮骨遮咁善解人意丫。
於是,我開始去搵各種機會,趁著落雨天帶佢出街。
左擺下,右放下,希望一個唔覺意唔記得瀝,等佢自然消失,大家無痛分手。
我就可以大條道理咁買過把新嘅,幾好!
失寵嘅人,通常最敏感。
有一日,佢失驚無神消失咗,完全唔駛晒我任何功夫。
遮都有佢自尊嘅。
問題係,咪住,我仲未準備好噃。唔得,佢唔可以未得我同意就玩失蹤。
我變成一心一意要搵番佢,反轉個腦嚟諗,究竟响邊道唔見呢?書店,餐廳定係巴士地鐵呢?
真係峰迴路轉,終於响戲院搵番佢,小別重逢,佢苦口苦臉咁喺道等我良心發現。重拾舊歡,大團圓結局。

換一個角度睇,如果我失敗,搵唔番佢,佢永遠消失啦,淡淡嘅遺憾感覺,會唔會更加啱駛啱用呢?
人世間嘅破鏡重圓,大概都係一言難盡,係咪?

Leave a Reply